《消逝的光芒》安然度过夜晚仍无法看到明日的曙光?

《消逝的光芒》安然度过夜晚仍无法看到明日的曙光?

2019-04-01 17:34

  首先优化没得说,虽然是15年的游戏,但我觉得与最近的E3游戏差不到哪里去,尤其是第一人称被丧尸咬住时丧尸的脸十分真实地出现在屏幕上,使游戏更具有紧张感。

  游戏性个人觉得很赞,不过前期还是太肝了,一开始给的武器太弱,十几下敲不死一个丧尸。而且还容易坏,这是整个游戏里让我最烦的一个地方。武器坏了就得找东西修理,修理到一定次数就不能修理了,武器彻底报废了(导致后来有了高伤害的武器都舍不得用,存玩家仓库里,搞得一过不去boss战就回家取武器”你等着,我回家那家伙”这样。小喽啰这样的都是用脚踢爆,反正鞋子不用修理)。战斗系统采用技能树升级模式,一开始攻击模式单一,十二生肖家禽与野兽!新的攻击动作需要积累经验解锁。动作好多,我觉得最有意思的是踩脸跳。奔跑时面对一个丧尸,按空格可以踩着丧尸的脸直接跳过他。我喜欢每次遇见丧尸群时就冲进去一个一个地踩跳,还能加经验,真好(幸亏是第一人称游戏,想想显示中做这样的动作会是多丢脸的事)。

  剧情方面很多人说中规中矩,没什么亮点却也没什么漏洞。我想是因为废土类游戏很多,剧情可能会有那么一点相似吧(我第一次玩废土类游戏,所以觉得很新奇)。丧尸变异的游戏也不是没玩过,不过之前认为丧尸无非就是一群怪物,吃人,恶心。后来,漂亮弟控又有些傲娇的杰德姐姐死了,她被咬到了,注射解毒剂时已经晚了。在博物馆时,赖斯告诉我杰德姐姐已经感染了,杰德听到立刻跑开了我,我又不争气地陷入幻觉。十二生肖家禽与野兽表,幻觉的世界里我拼命去追杰德,担心一眼看不到她就会变成丧尸,但每当快要接近她时她就消失了。这是游戏里我认为最可怕的一段剧情,其实心里再清楚不过的结局,却不可挽回,不可接受。杰德死在了我的面前,变成丧尸扑向了我。原来自己亲爱的人也会变成丧尸啊,当走在哈兰的大街上,每一个丧尸都曾有着幸福的生活,或是朝九晚五的工作,或是老婆孩子热炕头但病毒让一切化为乌有。痛苦,莫过于已经不认得彼此,也许儿子与父亲同在一条街道,彼此擦肩而过,却不认得彼此。如此世界,即便安然地度过夜晚夜魔的追击,第二天,哪怕太阳照常升起,依然看不到生活的希望。

  过度分析固然是不对的,但对一件作品解读出对自己有益的内容却是行的通的。或许丧尸病毒只是杞人忧天,人类对灾难的幻想罢了。但任何幻想都不是空穴来风,各种丧尸的起源或许不同,但人们对它的恐惧却是相同的,害怕变成丧尸,变成那种没有思考,没有人性,没有目标的行尸走肉。这种恐惧源于何处?我曾想现实中会不会也有让人变成丧尸的病毒,而且自己也已经感染了呢,我会不会已经变成了自己最讨厌的那种姿态?或许这种”病毒”已然存在,我想我们只能努力不被感染吧。只有努力地向人生的目标前进,不惧那些”丧尸”坚定地向前,才能不被”病毒”所感染,才能安然度过夜晚,明日的太阳才会为你升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