周福明谈“我在毛主席身边的日子”--嘉宾访谈

周福明谈“我在毛主席身边的日子”--嘉宾访谈

2019-03-30 06:16

  ,男,江苏省邗江县人。1959年12月26日在杭州期间,由组织选派他第一次为理发,随后他调到身边工作,任理发员、卫士。去世后,他为最后一次理发,并为他扶柩守灵。1976年周福明被分配到中央办公厅警卫局办公室,此后一直担任故居管理工作。可以说,周福明是最后的卫士。

  这个像章含义很深,我从1966年开始一直保存至今,我只有到纪念堂的时候戴着它,平时我都舍不得戴。因为我们中国人把毛主席比喻为“太阳”,向日葵一直是向着太阳,意义非同寻常,它使我更好的怀念毛主席。我今天去了毛主席纪念堂,默默地在主席面前鞠了三个躬。我向主席说,主席,您安息吧,我们国家今年做了一件很大的、前人没有做过的伟大的事情。什么事情呢?我们国家开了奥运会,夺得奖牌整整100枚,这是中华民族值得骄傲的一件大事,残奥会也正在进行,我向您老人家汇报。

  这张照片可以证明。我这张照片很多人对它有争议,我们有时候在一块讨论的时候,他们说,老周不是贴身卫士,有的人说是,我说是叫“随从”比较好。我可以证明这个问题,我贴过身的。因为毛主席特别喜欢游泳,中国有一句古话,“叶落归根”,毛主席游泳学会的时候应该是在湖南,而这一张照片是在湖南1975年毛主席最后游泳时候照的。那次之后主席再没游泳。

  9月9号,我们几个同志组织起来,包括他的孩子,我们都给毛主席纪念堂送一个大的花圈。第一个就对毛主席汉白玉的塑像三鞠躬,同志们照一个相。然后到毛主席遗体旁,也是三鞠躬。我们的心情都非常沉痛,像我们这种情况的,眼泪都出来了。除了睡觉时间我们不在主席身边,其它时间,我待的时间是最多的。为什么这么说?我是他的卫士,给他递个手巾,擦个脸,给他加上茶,点根烟。现在一看到他老人家,内心就特别不好受。

  回来以后,我们在一块,包括他的孩子,李讷、李敏,他的孙子毛新宇,他身边的工作人员一块开个会,回忆老人家给中国人民做出来的巨大贡献。应该说,像他这样给中华民族留下了最宝贵的遗产,他应该说是“中华民族第一巨人”,像他这样的人不是很多。所以我们在一起回忆他老人家。

  从1975年开始,主席身体就不是太好。到1976年以后,就比较严重了。中央决定,到北京医院治疗,专家、教授、护理人员一块参加值班工作。毛主席在1976年4月份最后一次见了巴基斯坦的布托,就再没有见过外宾了。不多久,吃饭就很困难,那时候吃饭从鼻子里面下管子。在这种情况下,我们配合医护人员一块做这项工作,看他们需要什么,比如需要电、水等。主席是由于肺和心脏的问题去世的,而且走的时候是睡觉的时候。

  我个人认为,毛主席非常伟大,他非同一般人。他生病期间,没有说一声不舒服,或者怎么怎么样。一次,大夫说“祝你健康长寿”,主席回答了一句什么话?他说,你们不要说这么多恭维的话,你们不比过去的御医高明多少,我心里有数。毛主席是一个唯物主义者,不是唯心主义者。主席说,我们中国有句古线,阎王不请,自己去”,我们不能超过它。老人家83就走了。

  主席去世了,实际上那年不是毛主席一个人去世了,1月份周总理去世了,7月份朱总司令去世了。7月28号唐山大地震,9月9号毛主席去世,当时我们哭的眼泪都没有了。当时以为核心的党中央,他们开常委会,我们身边工作人员提出了一个什么问题呢?就是想把毛主席的遗体给保存下来,给我们全国人民保存下来。因为全国人民亲眼见到毛主席的人是很少的,就是使全国人民都能瞻仰毛主席的遗容。国际上有先例,因为列宁、斯大林、胡志明主席都有遗体的保存。我们再三地请求,中央开会完了以后,基本上同意了我们的要求。

  中央做这个事也挺难的,因为成立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时候,毛主席首先带头有三条约束:第一,不以领导人名字命名地名;第二,不准祝寿;第三,就是要火化。他签字的。但是这个保存遗体违背他的观点了。我们当时就考虑,主席已经去世了。最终以为核心的党中央做出决定,给全国人民一个满意的答复。我觉得这件事做出来非常有意义,使我们子孙后代都能看到毛主席的面貌。今天下雨,那么多人排队瞻仰。为什么?没有人组织,这说明什么问题?人们都怀念毛主席。

  毛主席没有一点私心,他多次提,中华民族包括领导人在内,都不能忘记“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”。人人都这么做到,我们中华民族就有希望。我个人看法,有这样的人,什么好事情创造不出来?毛主席说,外国有的我们都要有,外国没有的我们也都要有。

  [主持人]:可以看出来,主席对您的影响是非常大的。我觉得主席给我们每个人留下的印象也特别深刻,而且毛主席的精神永远活在我们心中。我想跟您聊聊细节方面的东西,比如1976年、1975年,主席已经被病魔折磨得很痛苦的时候,他面对困难,面对生与死,是一种什么样的态度?

  人总是要走的,马如龙六肖选一肖精选资料但是他想得开。在病魔折磨他的时候,他就要求我一个老乡吴连登给他放电影看。毛主席50年代看过电影,60年代到70年代初的时候,基本上不看电影,偶尔看看看电视,但是不看电影。所以,到这个时间为什么又看呢?咱们大家都能看得出来,外国人可能不知道,主席坐那看书,脸上的汗就往外冒,说明他心脏或者哪里已经很不舒服了。我们就问他,主席,是不是让大夫给您看看?他说,不用,没事,看看电影。我和吴连登两个人赶紧架机器。吴连登出去采购的时候,我一个人给他放过电影。美国有个电影叫《出水芙蓉》,那个片子非常好。

  他在去世大约前两天时间,当时有两个护士在主席旁边,都是北京医院的护士,很有经验的。我也在那忙着。后来她们说:“小周你赶快过来一下,主席不知道怎么了。光说话,没声音。”但是我也没办法。我到了跟前,我说:“主席你有什么事要交待?”我们都知道,就是他旁边床上有笔,有宣纸。我们把这些拿来放到他的手里头,他看了我一眼,就画中国的山,一道,两道,三道的画,气力不够了,支撑不了,就又闭上眼睛了,他画了一个山,我想是什么意思?毛主席对政治是非常敏感的,国际上有什么事情,都在他心里挂着。他拿了一个铅笔,床头不是木头的吗?他就敲了几下。我说,主席你是不是要日本三木武夫首相的材料?我这么一问了以后,老人家就点头了,就是要这个东西。我赶快给他把这个材料字放大,让他看。